搜狐视频——中经全媒体出品人

发表于:2017-03-17 13:46 浏览数:636

千年非遗:傈僳族勇敢者的歌


云海滔滔、如梦如幻的彩云之南,有一处神秘而美丽的地方,大自然以其鬼斧神工在横断山脉开辟出了举世闻名的——怒江大峡谷。

  谷底怒江奔腾,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两山相峙,雄踞一方,气势恢宏。从云端望下去,容易迷失在仙境里,又仿佛从仙境到人间的距离。

  于是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选择了用歌唱,这种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,来赞美山水、诉说真情。也许你听不懂他们的语言,可通过旋律和表情,就可以感受到他们要表达的感情。


  独特的唱腔,如诗般优美的语言,和传承了几百年的历史,创造了自己独有的傈僳族文化。

  这里是怒江傈僳族自治州,傈僳族的民歌在2006年被纳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

  他叫八才三,已经63岁了,是傈僳族民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老人成立了一个公益的民间艺术团,团员们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民,利用农闲聚在一起练歌。只是来参加的年轻人很少,傈僳族民歌也同样面临着文化的冲击。

  傈僳族民歌有“摆时”、“木刮”、“优叶”三大调。

  摆时是无伴奏多声部合唱,在傈僳族中流传最广。男女集体对唱,对歌时,男女各一人轮次领唱,众人再随着节拍边摇摆身体边合唱。歌词内容即兴而作,可以是农耕生产,也可以谈情说爱,可以是熟人间的打趣,也可以讲述历史传奇,有时像对话,有时像史诗,曲调热情奔放,歌词则讲究韵律和对仗,还要有大量的修辞,让内容更生动,可以说是傈僳族的脱口秀。

  山脚下的泸水县城又在怒江水的歌声中苏醒过来,清晨,卖菜的小贩,送孩子上学的摩托车,手拎着早点的上班族,人们对此习以为常。

  其实怒江州境内河流密集,水资源丰富,拥有怒江、澜沧江、独龙江三大干流及183条支流,水资源总量占云南省水资源总量的43%。其中怒江由北向南贯穿全境, 怒江州因此得名。在双纳瓦底至大兴地之间,有一处傈僳语名为“腊玛登培”的地方,意为“老虎跳”。这里两岸最窄的地方仅10米,江心一块黑色巨石横卧当中,激流飞扬,猛虎可踏石而过,怒江在这里变得愈发暴跳如雷,一怒千里。

  穿着民族服装的孩子们显得很兴奋,又到了八才三老人的课。这堂音乐课是老人跟学校争取来的,他想把傈僳族民歌的传承工作从小娃娃抓起,孩子们似乎也很喜欢他,卖力的唱着。




  这些孩子大多住校,他们的家都在附近的山上。

  傈僳族人一直居住在高山和峡谷地带。从前,房前屋后就是茫茫无边的原始森林,勤劳勇敢的傈僳族人不仅征服了大自然,还练就了善用弓弩抵御猛兽的本领。

  然后,他们将这些编成舞蹈传承下来。

  下课了,孩子们撒欢的玩起来,老人独自默默地离开了学校。没有回家,而是走进了村上的诊所。为了不错过哪怕一次上课的机会,老人坚持着。此时,年过花甲的他显得有点孤单。

  去年,八才三老人的爱人去世了,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,从前,在他身边支持他组团、训练,陪他一起唱歌的老伴是他最坚强的后盾,如今,只有他一个人一如既往的奔走着,忙碌着,孤单着……
老人说,他就是要把傈僳族民歌传承下去,因为他身体里流淌着傈僳族勇敢的血。

  很久很久以前,大概在600多年前,傈僳族人还过着居山林、无室屋,狩猎采集的原始生活,也没有自己的文字。还未进入农业社会,就在15世纪沦为丽江木土司的奴隶,饱受战争和劳役之苦。这时,一位傈僳族英雄出现了,他叫括木必,带领着傈僳族人,用弓弩杀出一条通往自由的血路来。一路奔逃,翻阅了碧罗雪山,来到了怒江大峡谷,才有了如今傈僳族安居乐业的美丽生活。可以想象,在最初缺乏农耕经验、饱受外敌骚扰的时候,傈僳族人就是靠着他们的歌,振奋精神,团结友爱,度过了那段艰苦的岁月。

  而今,孩子们虽然在八才三老人的精心安排下,重新走在英雄们走过的路上,经历着风雨和坎坷,可在他们眼中,跋山涉水更多变成了游戏。和平年代的孩子们,幸福得无忧无虑,老人不厌其烦的给孩子们讲着大山的一草一木。就在这时,感人的一幕出现了。



  原来,带上山的食物吃完了,负责分发的小朋友把食物都给了别人,自己一块也没留。孩子们发现以后,都愿意把自己的拿出来和他一起分享,害羞的小男孩却怎么也不肯收下,在他心里,也许觉得这样才是小男子汉。

  傈僳族是个崇尚勇士的民族,在生活中的很多细节里都可以看到,比如挂在墙上的弓弩,比如人们演唱的歌词中,尤其在傈僳族传统项目——爬刀杆、下火海上,依稀可以看到当时选拔勇士、振奋人心的一面。



  他叫胡阿才,是上刀杆下火海表演的传承人。这个表演是祖祖辈辈传下来,只传内不传外,只传男不传女。他带我们来到一棵树前。 这棵树已经有上千岁了,按照传统,表演前要在树前做祭祀活动,感谢自然的恩赐,也有对神灵的敬畏。


  傈僳族崇尚自然,相信万物皆有灵,因此人们在狩猎、盖房、开荒之前,都要祭祀。勇士们要提前一天选择粗细适中的松树做成刀杆,然后将5色纸剪成的杜鹃花扎在杆上。这是刀杆节最神圣、最重要的物品。接下来用公鸡鸡冠的血点花和点刀,36把刀都要点到,均匀的分布在刀杆上,刀锋朝上,用竹条捆绑结实。

  勇士赤脚踏着刀锋,爬上耸入云端的刀杆,还要在顶端做一些惊险的动作,向下抛洒钱币、五谷,引得下面的观众阵阵惊呼。整个过程勇士的脚底板丝毫无损。


夜幕降临后,是另外一项传统项目:下火海。

  一堆约一千斤柴火熊熊燃起,把一把铁铧犁和一条铁链烧在火中,人们在火堆旁载歌载舞,直到变为红红的炭,勇士们挽起裤管,三两一组闯入火海,跑动过程中将红炭踢起,红光四溅,将节日气氛推向高潮。

  这种独具特色的傈僳族文化,已经从选拔勇士,增强族人凝聚力的重要仪式,演变成了庆祝节日的表演项目。但勇士的精神却仍在代代传承,不曾改变。
就好像傈僳族的歌,伴随着傈僳族人在怒江大峡谷生活了几百年,歌词内容悄悄发生着变化,恰恰可以看到人们生活的变化。

  这是三大调中的“木刮”。木刮意为古老的叙事歌,一般由村中德高望重的长老定音领唱,演唱形式为一人领,数人合,歌词与合词一一对仗,奇句为领词,偶句为合词。代表作品有《创世纪》、《牧羊歌》。

  傈僳族的歌可以出现在生活的任何场景中,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阔时节,也就是傈僳族新年的意思。还有结婚、聚会、春耕、谈恋爱,就算是放牛,也哼唱着歌。


  村里有一对新人今天摆喜酒,作为长辈和有威望的人,八才三老人也来参加了,少不了要献歌一首。

  歌曲带来了喜庆的气氛,送去了温馨的祝福,看着一张张笑脸,很少有人会再想起曾经为自由而战的傈僳族勇士们。当他们的在硝烟中看着倒下去的战友,当他们在火堆旁不知明天去何处的时候,也很难想象今日的和谐安宁。但傈僳族的歌会伴随着他们的故事和精神,世世代代传承下去,傈僳族人血管里流淌的勇士们的血液,就像那奔腾的怒江水,会绵延不绝流淌下去。让我们记住这些勇士,记住傈僳族勇敢者的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