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代中国——天边的玉树新城

发表于:2016-12-06 10:11 浏览数:706




它远在天边


它是只有四岁的一座新城


可它的古老文化已绵延千年


它的美丽 浴火重生


玉树新城 一座没有悲伤的城市


若非一场灾难,很少有人关注它,和它延续了千年的古老文明。



无法忘记2010年4月14日那一天,天摇地动,埋葬了2698条鲜活的生命,和住了上百年的房子,厚厚的相册,家的温暖也一同埋葬。


悲伤,恐惧,一时笼罩在这里。


随之而来的是来自全世界的瞩目,玉树两个字,就这样走进了你我心里。四年过去了,它变成了什么样?是否已经忘记悲伤?带着疑问和复杂的心情,我们来了!


玉树位于青海省西南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头,长江、黄河、澜沧江三大河流均发源于本地,平均海拔在4200米以上。自治州首府玉树市结古镇是历史上唐蕃古道的重镇,也是青海、四川、西藏交界处的民间贸易集散地。而在地震中,这里几乎被夷为平地,就地崛起的是全新的玉树新城.


小男孩叫诺布旦周,与新城同岁。



他身后是地震遗址纪念碑,不远处是惟一存留下来的地震记忆,时刻提醒着人们,那段如同墙上的裂痕一样,触目惊心的瞬间。


只要是到过玉树的人都知道格萨尔广场上的标志—格萨尔王像。传说中他一生戎马,统一了藏区部落,只是这位旷世英雄的像也没能在地震中幸免。如今这尊是灾后按照原址位置、尺寸、材质和样式重建的。这里90%以上的建筑都是重建的。


重建后的房子,依然保留着浓重的藏族特色,屋顶代表吉祥八宝的图案,烧牛粪的炉子,和炉上的转经筒。


藏族是一个重视“传承”二字的民族,家里摆设的上百年的锅,身上戴的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红珊瑚,乃至他们的语言和文化、习俗。


这是一场传统的藏族婚礼。男方家的长辈们身着盛装在门口迎接宾客,宴席已经摆了三天,宾客可以多达几千人。今天是最后一天,中午12点新郎新娘来到现场。先要在门口喂桑的地方绕三圈以祈求生活富足、和睦安康,再来到宴会厅的舞台上,接受所有人的哈达和祝福。新娘是山西人,入乡随俗,除了这套程序,日后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。


玉树也有三宝。我们跋山涉水,从结古镇出发一路向北,沿通天河蜿蜒前行约120公里,来到一个古村落,寻找第一宝:藏娘唐卡。



藏娘唐卡因距今有一千多年历史的藏娘古塔而得名。藏娘古塔与尼泊尔的巴耶塔、西藏的白居塔 并列为世界著名的三座藏传佛教佛塔,建于北宋年间公元1030年。作为声名远播的佛教圣地,还有一个原因是它里面秘藏着一幅著名的唐卡—“公保协扎”,据说是执恩、拉代两位唐卡艺术大师所绘。


没有办法见证传说,只好在古村落里寻找藏娘唐卡的踪迹。


古老的歇格村正在申请“中国古村落修善保护项目”,这里的房子最年轻的也要700多岁了,石墙,经帆,木梯,一切都离现代文明很遥远,就像一座座古堡,充满神秘的 气息。很难得它们能在那场浩劫中幸存下来,岁月更迭,人去楼空,可它们一直都在。


在这里,我们有幸见到了老的藏娘唐卡。


唐卡,指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,是藏族文化中一种独具特色的绘画艺术形式,也是人类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除了宗教画本身,唐卡还反映着藏地人民的生活习俗、天文历算、藏医藏药等科学意义。藏娘唐卡属于唐卡四大主流画派中的噶玛派。特点表现为造像度量严格,色彩明快,底色厚重,形象粗壮饱满。


绘制唐卡首先要根据画布的尺寸,画出主要的定位线。其中有边线、中心垂直线、两条对角线和其他任何需要标出的轮廓线。藏娘唐卡中人物的面目轮廓线尤其精细,尺寸、比例,千年未变。


颜料是纯矿物的,颜色可以历久弥新。唐卡在绘画工艺中非常讲究色彩的用法,特别是红、黄、蓝、白,带有浓烈的民族性,象征着权利、渊博、功德、纯洁。


玉树第二宝就是安冲藏刀。


在这个世界上,找不到两把一模一样的安冲藏刀。


刀外部镶饰材料主要有金属叶片、珊瑚、绿松石等,刀鞘上刻有龙、凤、花草、宝瓶等纹样。男刀外观造型笔直,装饰简洁,而女刀则镶金错银,精致华美。



安冲曾是藏族银匠集中的地方,艺人们世世代代以放牧和手工业谋生,长期为藏地牧民加工藏刀,历史可追溯到500年以前。


安冲藏刀选料考究,式样独特,而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刀柄部分采用黄金、白银、黄铜等不同色泽的金属材料交叉镶饰,显得更加规整古朴。


手工艺人仍保留着古老的手工打制工艺,用铁锤、钢凿、钢锉将铜片进行抛光,再细细打磨。一把手工藏刀需耗时3个月才能完成。


清晨,城市才刚刚苏醒,循着歌声就能找到这处神圣的所在—嘛呢石堆。人们每日早早的来到这里,绕嘛呢石堆转经筒,诵经,平静,虔诚,仿佛这是一座没有悲伤的城。


藏族人崇拜自然,除了山和湖,他们认为石头也是有生命和灵性的东西。人们在大小不一的石头上,刻上经文,或者六字真言,放在嘛呢石堆上。人们每绕一圈,就好像自己诵经一遍。地震后重建的嘛呢石堆,东西长283米,南北宽74米,高2.5米,据说有20多亿块嘛呢石,是世界上最大的嘛呢石堆。

有了机械采石和搬运技术以后,嘛呢石的尺寸越来越大,人们希望通过石头的重量来减轻自己的罪孽。科技的发展和原始的手工雕刻,哪个才能实现人们心灵归宿的完美结合?


嘛呢石是玉树的第三宝吗?不是。


拉毛带着我们来到露天广场,刚一站下,一群人围了上来。这里是玉树市的露天虫草交易市场。当地牧民挖了虫草以后,就是在这里进行交易的。


青海省虫草资源非常丰富, 数量和质量均居全国之冠。其中处于玉树州冬虫夏草产量占青海省总产量的60%以上,并且所产的冬虫夏草个头大、质量好、商品价格高。


玉树虫草采收时间为每年5月初至6月中下旬,是当地牧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。因其质量上乘,也吸引了众多内陆医疗机构等前来采购,从而带动了玉树的经济增长。



2014年6月7日,召开了首届玉树虫草节,评选出了虫草王、虫草之地—杂多县。


其实,玉树新城还有第四宝。这个领悟源自我们的新邻居。


偶遇这群建筑摄影师才知道,原来玉树新城有十大建筑,其中不乏国内知名设计师的作品。如象征玉树灾后重建标志的州委州政府大楼,设计师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庄惟敏,他的团队曾设计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射击馆、飞碟馆和柔道跆拳道馆;康巴艺术中心,是由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、全国建筑设计大师崔恺领衔设计;博物馆的设计师是中国工程院院士,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学长兼设计院院长何镜堂。何镜堂先后主持和负责设计的重大工程有200多项,其中包括世博会中国馆、广州国际会议展览中心、广东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等。


十大建筑还包括游客接待中心、嘉哪嘛呢、地震遗址博物馆、两河景观带、湿地公园、文成公主博物馆、格萨尔广场。


这些凝聚了全情关注和爱的建筑,形成了玉树新城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
天未亮,摄影师们就站在楼顶上开始工作了。为了捕捉天边一抹光亮的瞬间,为了将这些倾注了设计师们心血和智慧的美丽建筑留在历史,他们在黑暗中等待近两个小时。


天亮后,摄影师回去整理自己的作品了,玉树的人们又开始了一天的生活,一如往常。如今的玉树,除了地震遗址那一栋歪七扭八的楼房,一切已焕然一新。从古老传统的高原县城,摇身变成百米内便有7家酒店的旅游城市。其实,玉树本来就很美,只是美的很静,因为一场灾难才让我们注意到它。如今,玉树变得更美了,凤凰涅槃,灾难过后这里承载了太多的爱。它的好,没有人说的清,只有历史知道,也等待你来发现。